當前位置:首頁 >> 工會信息 >> 基層快報 >> 正文
靈活就業群體系列調查之游戲主播篇

  天價違約金、動輒數小時的直播時長,在大眾的眼里,游戲主播是一群頗為神秘的職業群體:他們的工作依托于游戲世界,但他們又生活在當下的世界。在虛擬與現實交錯之間,這些主播的工作及生活現狀如何?他們的夢想是什么?當愛好成為職業,是否依然熱愛?勞動報靈活就業群體系列調查之游戲主播篇,穿過屏幕,去看看坐在電腦前的游戲主播們的現狀。

  入行:因為熱愛,不計成本

  “大家好,我是小媛……”

  這一段熟悉的開場白,原名吉媛的小媛說過很多次,如今,她是游戲行業的主持人,也曾以游戲主播的身份說出過這句話。和入這行的大多數人一樣,播音主持專業的小媛接觸這一行業是因為對游戲感興趣!2014年的時候我在做英雄聯盟的線下賽事,當時接觸了很多職業、半職業的戰隊,才算是接觸到了電競行業!毙℃禄貞,此后她一直在做游戲類的主持工作,而接觸直播是2018年,“想去嘗試一下,收入倒不是最看重的”。小媛告訴記者,自己選擇與平臺簽的是一份每月60小時的保底合約,即如果能達到60個小時的播放時間,并達到一定的熱度值,就能獲得一份固定的收入。

  來自上海的赤小兔,目前是一名游戲解說,也是《守望先鋒》這款游戲的一名主播。她回憶,為了能夠實現從主播到解說的轉變,非科班出身的她經常觀看別人的解說,也不斷找機會磨練技術,最終成為玩家熟知的“一姐”。一路走來,赤小兔見證了行業的變化!白钤缡2016年,當時簽的每月4000元底薪,后來因為做了解說就停了兩年,等到第三年,簽約了新的直播平臺,那時候直播員工資就高了很多。今年我到期重簽,工資又有所提高!

  離開:工作時長,收入下降

  “能做游戲主播的,大多數肯定是因為喜歡,但離開的理由各有不同,成本也不相同!痹鲞^《爐石傳說》游戲主播,并且在各類競賽都有所斬獲的路人甲(化名),是國內較早做該游戲直播的一名主播。如今已在某互聯網公司過上了朝九晚五生活的他,對于“離開”很有發言權。個人收入有過5000元/月,也拿過百萬年薪,他曾為自己2014年的一次跳槽支付了40萬元違約金;而與新平臺的合約尚未到期,考慮到或達數百萬的違約金,路人甲離開了游戲主播圈子,也離開了觀眾的視線。

  路人甲是心力有余而無條件,小媛離開考慮得更多是時間成本!拔抑辈サ挠螒蚨嗍恰痘适覒馉帯贰稜t石傳說》這類偏休閑娛樂的手游,加上自己還有其他工作,所以選擇了60個小時直播,而大部分主播都是120小時甚至更久!彪m然工作相對全職主播輕松,但小媛每天算上準備時間等,仍需耗時6-8小時。因此,小媛選擇合約到期后不續簽,專心回到了自己的主持工作中。

  采訪中,許多前或現任游戲主播都坦言,離開這一行業的另一個原因,或許與收入的變化有關。如今行業相對穩定,主播隊伍趨于穩定,雖然頭部主播收入依然很高,但是整體的行業收入是逐年下降的,工作時長、保障缺失等問題逐步被關注起來。

  相關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與大眾印象中的顏值主播不同,游戲主播無法量產,其收入也沒有那么高;谟霉つJ,主播的主要收入來自簽約的工資收入,即達到一定的播放時間和播放量后獲得底薪,達不到的話收入可忽略不計。此外,還有一部分收入來源于禮物收入和廣告合作,其中禮物僅占收入的一小部分,而在商務廣告方面,以一條商務廣告為例,10萬以上播放量的主播大概能有5萬元左右。

  路人甲透露,早年主播爭奪激烈,公會也會把五險一金作為競爭籌碼,但多數主播并不在意!耙驗橹鞑ツ贻p人多,他們對社保沒有什么概念,另一類收入高的人群也不在意!甭啡思滓脖硎,公司規模越大越,這方面越正規,一些小的公會公司并不會主動給游戲主播繳納社保等,一些主播會選擇以自由職業者的身份繳社保。

  離開的代價:和頭部主播差距懸殊

  路人甲已離開游戲行業、小媛專心主持工作……與這些或主動或被動離去的人有著同樣的理由,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這幾年游戲主播呈現減少態勢,特別是上海的主播數量更是銳減。

  “直播行業2016年崛起,2018年算是一個巔峰,很多大主播跨平臺的天價簽約費也是那時候!碑敃r,許多大型活動、游戲戰隊均在上海,不少從職業選手、解說轉型而來的主播也留在上海,“可以說全國95%的游戲主播都在上海!痹摌I內人士告訴記者,近年來隨著西安、北京、成都、廣州等地出臺政策支持電競,許多主播已陸續離開上海,分布在全國各地。

  “數量減少的另一個原因是行業本身是有門檻的,不僅要求技術好,還要有鮮明的個人特色!睒I內人士告訴記者,整個行業入行有門檻,留存率不高,導致了目前主播數量減少。路人甲認為,現在行業里的游戲主播可以說趨于“飽和”,“有無數的小主播和大量的頭部主播,頭部主播很穩定了,而中間的中量主播數量其實是最少的。所以新人進入其實是有困難的,除非有一款新游戲!钡啡思滓仓赋,“即使有新游戲,也會有其他游戲主播轉過去,向上的通道越來越窄!睋嘎,早年主播與游戲公會簽署的多是1-3年的短期合同,因此流動頻繁,如今長期合同開始出現,也側面反映了主播隊伍趨于穩定。

  游戲之外或許是眼前生活的茍且,但像小媛、赤小兔、路人甲等這樣的年輕人依然對行業、對未來充滿熱情,在說起自己職業發展的愿望時,三人紛紛表示,無論自己將來身處何種崗位,都希望行業的發展能夠越來越好。

  已經離開的路人甲說,即使離開了游戲行業,但自己還是會關注過去奮斗過的戰場,在看到自己喜愛的游戲和選手時,依然會為他們吶喊一聲,“yyds(網絡用語:意為‘永遠的神’)!

  “因為熱愛呀!”

  記者手記

  別以熱愛之名忽視用工規范

  記者采訪的過程中,無論是現役的游戲主播,還是曾經做過游戲主播的人,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:在聊起自己的就業經歷時,雖然或也有不為人知的心酸,但他們的眼中總是有光,當提及是否熱愛游戲時,他們都斬釘截鐵——當然喜歡!

  可以看到,因為熱愛,他們走出了一條新興的職業道路;因為熱愛,他們戰勝了遇到的許許多多的困難;因為熱愛,他們在前期付出時不計回報……但不容忽視的是,不能因為熱愛,而無視他們付出的勞動應得,更不能以熱愛之名忽視用工規范。

  能把愛好變成職業是一種幸運,能遇到一群熱愛這份職業的勞動者也是行業之幸。對于這樣的幸運,我們同樣希望看到,一個新興的行業,因為有“規范”加持,路越走越持久,讓熱愛這個行業的“他們”,眼中的光芒持續地亮下去。

 來源:勞動報  作者:張銳杰  
[關閉窗口]